金属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金属丝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历史风云人物介绍史记藏武门源始鼻祖徐世勣平生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6:47:01 阅读: 来源:金属丝厂家

历史风云人物介绍 史记藏武门源始鼻祖徐世勣平生

(徐世勣、李世勣、李勣、徐勣、徐茂公为同一人,为了便于读者阅读,在此特别声明。本章随着徐世勣历经其历史变化而实时更名)

藏武门源始鼻祖徐茂公能掐会算、雄才大略、智勇双全,屡立战功,却从不自傲。并且,是位武、医、道文化皆通的伟人,被誉之为:中国历史上的“完人”.   李勣(594~669)原姓徐,名世勣,字懋功(亦作茂公)入唐,因唐高祖李渊赐姓李,故名李世勣。后因避唐太宗李世民讳,遂改为单名勣。曹州离狐(今山东鄄城西南)人,父盖,家豪富。徒居东郡卫南(今河南浚县东南)。唐初名将,后被封为英国公,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,唐代政治家、军事家。在中国的历史上,李勣可以说是一位极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他出将入相,位列三公,极尽人间荣华。历事唐高祖.(李渊)、唐太.(李世民)、唐高宗.(李治)三朝,深得朝廷信任及重用,被朝廷倚之为长城。

原为瓦岗军大将,少年从翟让起兵,翟死后跟随李密。李密降唐后成为独立势力,但仍坚持以李密部下的身份归唐以示不忘故主,被李渊称为“纯臣”。遭窦建德进攻后,因父亲被窦擒为人质不得已投降。曾密谋暗杀窦重归唐朝,但未能成功,幸运的逃脱了。随李世民灭王世充、窦建德、刘黑闼,又担任主将灭徐圆朗,随李孝恭灭辅公佑。拒绝李世民的拉拢,未参加玄武门之变。贞观年间与李靖一起灭亡突厥,此后十六年负责唐朝北边防御,多次击败薛延陀势力,又随李世民进攻高丽。李世民死后辅佐唐高宗,被委以军事,担任主将再次出征高丽,终于将高丽灭亡。唐高宗重画其形象于凌烟阁。灭高丽后次年薨逝。   徐世勣年青时家本豪富,隋末徙居滑州。史称其“家多僮仆,积栗数千钟”,与其父徐盖都是乐善好施之人,拯救贫乏,不问亲疏。隋炀帝大业末年,徐世勣才十七岁,见天下大乱,就近参加了翟让的军队。他劝说翟让:“附近是您与我的家乡,乡里乡亲,不宜侵扰,宋、郑两州地近御河,商旅众多,去那里劫掠官私钱物非常方便。”翟让称善,于是在运河上劫取公私财物无算。有钱就不缺人,不久兵众大振。隋朝遣名将张须陀讨伐,翟让吓得要跑,徐世勣止之,与隋军两万多人交战,竟于阵中斩张须陀,大败官军。当时,蒲山公李密参与杨玄感反叛,兵败逃亡。徐世勣与浚仪人王伯当知道李密天下英雄,一同劝说翟让奉李密为主,以收买人心,扩大影响。   隋朝令王世充讨伐李密,徐世勣多次拒战,以奇计在洛水两岸几次大败王世充,李密因此封他为东海郡公。当时河南、山东大水,饥民遍地,隋朝赈给不周,每天饿死数万人。徐世勣向李密进言:“天下大乱,本是为饥。如果我们攻陷黎阳国仓,大事可成矣。”李密听计,派徐世勣带五千人自愿武渡黄河掩袭黎阳仓隋朝守军,当日攻克,开仓招民众随便领粮,十天之间,就招募到兵士二十多万人。一年多后,宇文化及江都弑隋炀帝,越王杨侗即位于东京洛阳,赦免李密诸人,封魏国公,拜太尉。隋廷又授徐世勣右武侯大将军,命他们一同讨伐宇文化及。徐世勣守黎阳仓城,宇文化及率军四面攻城,形式危急,徐世勣从城中向往挖地道,忽然现身城外,大败宇文化及,解围而去。   讲徐世勣,不得不交待李密。李密为人,身先士卒,躬服俭素,号令严整,每战所得金银珠宝都赐予手下将士,因此非常受人爱戴。在与隋军的交战中,威信日隆,号为魏公,他让祖君彦所作的《讨隋炀帝檄文》千古流传,辞采壮烈。后来李密与翟让之间产生矛盾,两人手下都劝他们先下手为强,其间原委,皆是由争权夺利而起,不是简单的“地主阶级阴谋家杀害农民起义军领神”那么简单,而且翟让为人简单粗暴,其兄翟宽与属下又数次侮辱李密手下兵士,逐渐结怨。李密最后在众人劝说下决定除去翟让,趁宴请机会斩杀翟氏兄弟。由于徐世勣当时是翟让属下,也被乱兵刀砍剑劈,遭受重创,李密见到后马上制止士兵的杀戮,徐世勣免于一死。翟让另外的大将单雄信等人叩首求命,李密都释而不杀。李密后来又多次打败隋军,最盛时有众三十余万,各地割据的首领都派使请他为称帝,连李渊也不得不上书推戴,肉麻地称“天生蒸民,必有司牧,当今为牧,非子而谁?老夫年余知命,愿不及此,欣戴大弟,攀鳞附翼……”屡战屡胜之际,李密军士有粮而无饷银,军士渐怨,几次反败于王世充。其间李密手下有人谋叛王世充,李密本想将计就计,趁王世充半渡洛水时出兵一举击灭,岂料天意弄人,王世充发军时,李密的侦察兵都没有发觉,等整军将战时,王世充军队已经全军渡河上岸。李密见大势已去,不得不率小股人马逃遁。本来李密想去黎阳徐世勣处,有人劝他:“杀翟让之时,徐世勣被乱兵砍伤差点死掉,他能不记仇吗?现在投奔他,靠得住吗?”最后,不得已之下,李密与王伯当投靠李渊。   当时徐世勣全统李密旧境,东至于大海,南至于长江,西至汝州,东至魏郡,一时间未有所属。不过徐世勣是真义士,他对长史郭孝恪说:“魏公(李密)已归大唐,如果我自己上表向唐主献地,是自邀功劳而彰主公败绩,还是把土地、人口军、人数目造册,总启魏公,让魏公自献。”于是派使臣上表。唐高祖李渊听说徐世勣有使人来忙召见,一见只有给李密的信,很感奇怪。使人详细道明原委,高祖大喜,认为徐世勣“感德推功,实纯臣也,马上下诏封徐世勣黎阳总管、莱国公,不久又加右武侯大将军,赐姓李氏,并封其父李盖为王,盖固辞,于是封为舒国公。下诏遣李世勣部统河南、山东之兵以拒王世充。   李密归唐后,从前在信中对自己亲热过份的“老哥”李渊相待甚薄,只拜光禄卿的散官。不久,唐朝听说李密降于王世充的旧将纷纷离心,就派李密前往黎阳招降旧部。心怀怨望的李密行至洮阳(今广西全州、资源县地),高祖李渊又派人召还他,疑惧之下,李密决定反唐。王伯当一直劝他不要反唐,但见李密意决,就横下心,说:“义士之立世,不以存亡易心。我一直受您厚恩,期待以性命相投。您不听我劝告,我肯定会和您一道起事,生死以之,但是恐怕结果也不会好啊。”隋唐之际,英雄辈出,男儿义气相应,很是感人。唐将史万宝、盛彦师早有准备,伏兵山谷,横击李密及王伯当等人,众人皆被杀。李密时年才三十七岁。虽然《旧唐书》称他“狂哉李密,始乱终逆”,但字里行间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的倜傥奇才和爱人下士的仁德大度。   李世勣听说李密被诛,上表请唐朝容许他收葬故主,唐庭诏许。李世勣服重孝,与从前僚属旧臣将士隆重地把李密安葬于黎山之南,坟高七仞,以君礼葬之,朝野闻讯都赞叹他的忠义。   不久,窦建德军擒斩弑隋炀帝的宇文化及,乘胜又大败李勣,并以其父李盖为人质,令李世勣仍守黎阳。转年,李世勣趁机又归唐,有人劝窦建德杀掉李盖,可建德也是位磊落大夫,表示说“李世勣忠臣,各为其主”,派人送李盖归唐。后李世勣协同李世民连平王世充、窦建德、刘黑闼、徐圆朗、辅公袥等人,功勋赫赫、一帆风顺。其间,还有一个插曲可述。单雄信投王世充后,极受宠遇,也很卖命。李世民攻洛阳时,有一次与单雄信相遇,雄信号为“飞将”,艺高人胆大,援枪直刺李世民,好几次差点追及把这位秦王捅落马下。(有史记载李世勣当时在旁,对单雄信这位老哥们说“此秦王也”,“雄信惶惧遂退”,这点可真的不容易,以单雄信性格,他定会枪挑李世民向王世充报功。王世充投降后,李世民把与唐军苦战的十几名大将列入处决名单,李世勣泣请,以自己家财爵位换这位老哥们一命,由于先秦王差点被单雄信杀掉,今坚执不允。李世勣无奈,与单雄信诀于大狱。单雄信埋怨他,“我固知汝不办事”。李世勣大哭,用刀从腿上割下一块肉给单雄信吃掉,说“本来想随仁兄一起死,但谁来照顾你的家人呢。此肉随兄入地下,以表我拳拳真情。”单雄信死后,李世勣如家人般照顾他的妻子儿女,确是千古义气的典范。   贞观十五年,李世勣为兵部尚书,还未赴京上任,薛延陀部又侵扰李思摩部。李世勣获唐廷委任为朔州行军总管,率轻骑三千追薛延陀于青山,大败敌师,斩名王一人,俘五万多人。(薛延陀部为匈奴别种,为铁勒族,对唐朝时叛时附)。回朝后,李世勣遇暴疾,药方上讲治此病胡须灰可以做药引。唐太宗听说后,自剪胡须,为李世勣和药。儒家礼仪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损伤,何况九五天子,亲剪“龙须”为臣子做药引,诚为千古美谈。李世勣叩首见血以谢,感动得一塌糊涂。太宗说:“吾为社稷计耳,不烦深谢。”不久,君臣宴饮,太宗醺然对李世勣讲:“朕将以太子托付于您。您往年不负李密,今日必不会负朕。”李世勣雪涕,誓以必死。俄而沉醉,太宗亲解御衣为这位勋臣盖上以免着凉,如此宠遇,古今罕有。   贞观十八年,李世勣跟从太宗伐高句丽,攻破辽东、白崖等数城。贞观二十年,又率军大破薛延陀部,平定碛北。   贞观二十三年,太宗临终时,因太子李治无恩于李世勣,故意贬其为叠州都督,在李治即位后,将李世勣提拔为尚书左仆射,当于恩惠。   永徽四年,册拜司空。李世勣为人小心谨慎,他饱经世故,善于趋避,左迁叠州都督时,奉诏即付,竟不还家。高宗欲立武昭仪(见武则天)为皇后,大臣多反对,高宗征求他的意见时,他回答说:“此陛下家事,何必更问外人。”因此,李绩礼遇隆重,一生没有遭到挫折。对于皇帝家事一概不过问。后世对他不反对高宗立武后一事颇有微词,那为笔者独以为不然。皇帝椒房内事,外臣权位再高,血缘再亲,掺和入宫闱之事无论成败,最终难逃一戮。李勣又非皇亲国戚,为人又深沉谨慎,加之太宗托负他的是社稷国事,所以他的表现实为中允,并非油滑臣下所为。因此,武后对他非常不错,对待李勣的老姐还亲自临问,赐以衣服,家人一般。   高宗乾封元年(666),高丽权臣盖苏文病死,其子男生继掌国事,另外两个儿子男建、男产发难,驱逐男生。男生奔唐朝,恳求唐朝发兵相助。高宗任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率军征高丽。乾封二年二月,李勣大军渡辽水,攻拨高丽重城新城。李勣一路连捷,直抵平壤城南扎下大营,男建不断派兵迎战,皆大败而还。不久,城内人投降唐军为内应,大开城门,唐兵四面纵火,烧毁城门,男建窘急,自杀未死。平壤城最终被攻下,唐朝共获一百七十六城,六十九万七千多户。至此高丽国灭,分其地置九个都督府,四十一州,一百县,设安东都护府统管整个高丽旧地。试剂载:自隋文帝以来,屡伐高丽,无一成功。隋炀帝四次伐辽,因此亡国。英明神武如唐太宗,御驾亲征,也因天寒少粮而无功罢兵。高宗继位,前后派兵部尚书任雅相、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、左骁卫大将军契必何力多次征讨,皆无功而返。直到李勣老将出马,指挥有方,一举讨灭东边这个多年难拔的“钉子户”,想必隋、唐几位皇帝如果地下有知,肯定惭叹不已。   李勣回国后不久,因征伐劳累而病重,薨,年七十六岁。高宗亲为举哀,辍朝七日,赠太尉,谥曰贞武,陪葬昭陵。   中国历史伟人的子孙后代   勣,一生,经战阵无数,所得赏物,大都分赐手下将士。大功成就,常推功于别人,故而人尽死力。重病后,只服皇帝送来的御药,家里人延请的的大夫一律不见。他说:“我山东一田夫耳,攀附明主,滥居富贵,位极三台,年将八十,岂非命乎?修短必是有期,宁能就医人求治。福不可享尽,禄不可受尽,寿长而莫尽!”临终之时,李勣忽然让其弟李弼置酒宴乐,堂下子孙满排而立。他对李弼说:“我自知必死,怕你悲哭,所以假装病情转好为此宴乐。你现在脑子清醒,听我讲话。我亲见房玄龄、杜如晦、高士廉等人辛苦建立门户,都被后辈破家亡人。我这些不肖儿孙,现在都交付给你,应细加防察,如有操行不伦、结交非类,马上打杀,然后奏之,以免倾覆家族……”又低声曰大意为:“我在边疆与夷狄羌狄作战之际,也曾结识善友一干人等,想必日后有助,望善待之。”自是不复更言。   虽如此,李勣的忧恐最终果真成为现实。唐高宗崩后,武后临朝,随意废杀儿皇帝,大戮李唐宗室,武氏家族高官重权,天下人情怨愤。恰巧李勣孙子李敬业与两个兄弟都因受赃贬官,在扬州又遇见同遭贬斥的唐之奇、骆宾王等人,几个人趁机起事于扬州,旬日之间,竟有胜兵十多万。然而李敬业志大才疏,无能力复唐室,只是有个人野心而谋略不及。武则天派三十万大军,很快捕诛众人。此次起事惟一能影响后世的,是骆宾王那篇千古流传的《讨武曌檄》。武则天边读这篇大骂自己的文章,边赞叹不已,并讲“宰相之过,安失此人?”   平定李敬业后,武则天下诏追削李敬业祖、父官爵,创坟斫棺,复本性徐氏。李勣又名徐勣,徐勣子孙诛戮无疑,但有逃脱的,“皆逃迹胡越”。唐德宗贞元十七年(801),吐蕃攻陷麟州,驱掠民畜而去。一行俘虏走到盐州时,有位名徐舍人的吐蕃将领,把几千汉人俘虏召集一处,对和尚延素说:“大师勿惧,我本汉人五代孙。从前武太后杀唐宗室,吾祖建义不果(当指徐敬业),子孙流落绝域,至今已经三代了。虽然我们几代居此,有兵有地,然思本之心,无忘于国。但至今旌属繁衍已多,无由自拨归汉了。”言毕,把几千作为奴隶本来要累病死于吐蕃的汉人全被放掉。   这便是英国公.徐世勣.徐茂公早已预料到的事,他一辈子都为唐朝在边疆和“夷狄羌狄”多个少数民族作战,却到最终他自己残留的血脉也栖身于其族中,在表,这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黑色幽默。   (后记:李勣.徐世勣.徐茂公在民间演义中是歪曲最甚的一个人。在《隋唐演义》中,却把他演义成了“牛鼻子老道”,变成刘伯温、吴用、诸葛亮一类的军师,羽扇纶巾,掐指神算的半仙级的人物,却完全忽略了他的英勇善战的一面,成为误导后人。)   评价   一、历史伟人徐世勣生前死后的殊荣   在李勣归唐之初,唐高祖就赐他“李”姓,称赞他是“纯臣”,并委以重任,施以丰厚的赏赐。   唐太宗对他宠爱有加、称赞有加。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三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中之下》记载:“李世勣尝得暴疾,方云‘须灰可疗’;上自剪须,为之和药。世勣顿首出血泣谢。上曰:‘为社稷,非为卿也,何谢之有!’”又,“世勣尝侍宴,上从容谓曰:‘朕求群臣可托幼孤者,无以逾公,公往不负李密,岂负朕哉!’世勣流涕辞谢,啮指出血,因饮沉醉;上解御服以覆之。”称赞他:“参经纶而方面,南定维扬,北清大漠,威振殊俗,勋书册府。”并将他图形于凌烟阁二十四开国勋臣之列。   唐高宗对他更是恩宠。高宗举行泰山封禅大典,任他为封禅大使。途经他的故乡时,皇后武氏亲自去看望他寡居的姐姐,赐给衣物,还封为东平郡君。李勣不慎坠马伤足,高宗亲自慰问,并把御乘赐予他。永徽四年(653),唐高宗又命人为他画像,还亲自为他写序。高丽平后,高宗祭祀宗庙,“以李勣为亚献”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669年,李勣病逝,“上(唐高宗)闻之悲泣,葬日,幸未央宫,登楼望輀车恸哭。起冢象阴山、铁山、乌德鞬山,以旌其破突厥、薛延陀之功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并令在光顺门为他举哀,七天不上朝。   甚至在他死后近百年,也就是上元元年(760),唐肃宗还把他与李靖一起,誉为历史上十大名将之一,配享武成王(姜太公)庙。认为他和李靖所立下的功绩,只有汉朝的卫青和霍去病才能与其相媲美。   这样一位生前死后都备受尊重和称赞的人物,但在《隋唐演义》《隋唐英雄传》等通俗文学和当代影视作品中,却是一个“牛鼻子老道”形象,并不为人们所喜欢,与正史中所记载的李勣大相径庭。所以,研究他的生平事迹,探究他的成功之道,对修正民间对李勣.徐世勣.徐茂公的曲解,还原这位中国古代杰出的军事家、政治家及医学家的本来面目,十分有必要。   二、历史伟人徐世勣的医学造就   徐世勣精通医学,到了唐代,由于生产力的发展以及对外交通日益频繁,应形势需要,政府指派徐世勣(司空英国公)、苏敬等人主持增修陶氏所注本草经,称为“唐本草”,后又命他与苏敬等重加修正,增药114种,共收药850种。分为玉石、草、木、禽兽、虫鱼、果、菜、米谷及有名未用等9类。称为《新修本草》或《英公本草》于显庆四年(公元659年)由国家颁布,全书分正文、图和图经三部分,共五十四卷。开创了我国本草著作图文对照的先例。是我国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药典。此书,不但对我国药物学的发展有很大影响,而且不久即流传国外;对世界医药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世谓之《英公唐本草》,大行于世,颇有增益。英国公.徐世勣曾自撰《脉经》一卷,已佚(家族传承留有手抄本)。   三、历史伟人徐世勣成功原因探究   徐世勣的成功,得益于他的智勇,他有着杰出的军事、政治才能。   其一、徐世勣的成功,首先得益于他杰出的军事才能。   徐世勣.李勣自17岁参军,到76岁去世,在半个多世纪戎马生涯中,他南征北战,东伐西讨,一生经历大小战役无数,所在之处,都立下了赫赫战功,表现出杰出的军事家才干。   早在瓦岗寨时,他从李密征战,就为瓦岗军立下了汗马功劳;归唐后,又屡从唐太宗征讨,平王世充,灭窦建德,伐刘黑闼,为大唐王朝的建立,立下了不朽功勋;后来在攻灭东突厥,平定薛延陀等重大军事战役中,都做出了重大贡献,为大唐王朝的稳定、强大,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为此,唐太宗曾多次称赞他,认为他“用师筹算,临敌应变,动合事机”,“古之韩(信)白(起)、卫(青)霍(去病)岂能及也”。 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乾封元年(666),李勣以73岁高龄,挂帅东征高句丽,经过两年多的浴血奋战,到总章元年(668),高丽王高藏投降。终于“高丽悉平”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解除了唐王朝的心腹大患,也告慰了在九泉之下、生前曾经多次出兵高句丽、但却一直未能取得全胜的唐太宗李世民。   故史称:“勣为将,有谋善断;与人议事,从善如流。战胜则归功于下,所得金帛,悉散之将士,故人思致死,所向克捷。临事选将,必訾相其状貌丰厚者遣之。或问其故,勣曰:‘薄命之人,不足与成功名。’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   其二、徐世勣的成功,还得益于他杰出的政治才能。   在翟让起义之初,“离狐徐世勣(即后来的李世勣.李勣,下同)家于卫南,年十七,有勇略,说让曰:‘东郡于公与勣皆为乡里,人多相识,不宜侵掠。荥阳、梁郡,汴水所经,剽行舟,掠商旅,足以自资。’让然之,引众人入二郡界,掠公私船,资用丰给,附者益众,聚徒至万余人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隋纪七·炀皇帝下》)为后来的瓦岗义军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。   李密上瓦岗寨以后,徐世勣见李密才识皆过翟让,又与王伯当等人劝翟让让位于李密。617年夏,“河南、山东大水,饿殍满野,炀帝诏开黎阳仓赈之,吏不时给,死者日数万人。徐世勣言于李密曰:‘天下大乱,本为饥馑。今更得黎阳仓,大事济矣。’密遣世勣帅麾下五千人自原武济河,会元宝藏、郝孝德、李文相及洹水贼帅张升、清河贼帅赵君德共袭破黎阳仓,据之,开仓恣民就食,浃旬间,十日得胜兵二十余万。武安、永安、义阳、弋阳、齐郡相继降密。窦建德、朱粲之徒亦遣使附密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隋纪八·恭皇帝下》)为瓦岗寨的发展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。   归唐后,他镇守并州凡十六年,令行禁止,四夷宾服,号为称职。唐太宗深有感触地说:“隋炀帝劳百姓,筑长城以备突厥,卒无所益。朕唯置李世勣于晋阳而边尘不惊,其为长城,岂不壮哉!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二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中之中》)   其三、世勣能掐会算,善于审时度势。   李世勣的成功,与他善于审时度势是分不开的。这不仅表现在他的军事生涯中,还表现在他处理与皇家关系等重大政治问题上。对于皇家的事情,在他看来,是他们“家事”,无需询问“外人”。这样,一方面可以巧妙地避开陷入皇权争斗的漩涡,另一方面,也可以保全自己。唐高祖武德九年玄武门政变前夕,秦王“世民犹豫未决,问于灵州大都督李靖,靖辞;问于行军总管李世勣,世勣辞;世民由是重二人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七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下之上》)   永徽六年(655),唐高宗欲废王皇后,立昭仪武则天为皇后。上(唐高宗)问勣曰:“‘朕欲立武昭仪(即后来的武则天)为后,(褚)遂良固执以为不可。遂良既顾命大臣,事当且已乎?’对曰:‘此陛下家事,何必更问外人!’上意遂决。”结果呢?反对者褚遂良等人或贬或死,而李勣却得到了唐高宗、武皇后的信任。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上之上》)   李勣的审时度势,还表现在他对皇帝意图的深刻领会之上。贞观二十三年(649),亦即唐太宗临终前夕,唐太宗唯恐他身为两朝元老,难以驾驭,特意贬他出任叠州都督。上谓太子曰:“李世勣才智有余,然汝与之无恩,恐不能怀服。我今黜之,若其即行,俟我死,汝于后用为仆射,亲任之;若徘徊顾望,当杀之耳。”“五月,戊午,以同中书门下三品李世勣为叠州都督;世勣受诏,不至家而去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下之下》)   李勣的审时度势,还表现在他对“盈满则亏”的理解和领悟上。他由徐世勣到李世勣到李勣的一生为大唐出生入死,立功无数,建立的赫赫战功;唐朝朝廷也给予他巨大荣誉。但在李勣看来,“盈满则亏”——唐太宗临死前所作所为就证明了这一点,因此时时告诫自己、警醒自己。正是基于这些考虑,因此,唐高宗即位后,召回李勣,并授任他为检校洛州刺史,洛阳宫留守,进开府仪同三司、同中书门下,参掌机密,不久,又拜尚书左仆射。就在这个春风得意的时候——亦即永徽元年(650),“李勣固求解职;冬,十月,戊辰,解勣左仆射,以开府仪同三司、同中书门下三品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五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上之上》)。   其四、勣知人善用,善举贤荐能。   作为一代杰出的政治家、军事家,徐世勣一个重要特点,就是知人善用,举贤荐能。正是他善于用人,所以,他率军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,战无不胜。   勣的知人善用不仅表现在他的军事生涯中,还表现在平时对人才的发现、关心、照顾、提携、推荐、任用上。早在瓦岗寨起义之始,徐世勣发现魏徵、高季辅、杜正伦等是才俊之士,便与这些人物深交:“即加礼敬,引入卧内,谈谑忘倦。”后来,李世勣.李勣位居高位,凡经他引荐的,后多位至通显,当时人称其有“知人之鉴”。譬如在他镇守并州时,李勣发现张文瓘是一个人才,便安排他在并州任职,并称赞他为“今之管(仲)、萧(何)”。   李勣的知人善用还表现在一些不经意的小事上,注意帮助人才克服自己的不足之处,引导人才发挥自己的长处。譬如,在镇守并州时,一次李勣入朝,张文瓘等三人为他饯行,李勣分别赠给那二个人佩刀与玉带,而对张文瓘却一无所赠。张文瓘不解其意,李勣解释说:“子无为嫌。若某,冗豫少决,故赠以刀,欲其果于断;某放诞少检,故赠以带,俾其守约束。若子才,无施不可,焉用赠?”遂极力引荐,乃至高宗朝张文瓘位至宰相。渭南尉刘延佑,年轻时就中进士第,且政绩突出。李勣告诫他说:“足下春秋甫尔,遽擅大名,宜稍自贬抑,无为独出人右也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   正确对待不同人才的不同长处,也是李勣知人善用的一个重要特点。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记载:“上问:‘濮阳谓之帝丘,何也?’(窦)德玄不能对。许敬宗自后跃马而前曰:‘昔颛顼居此,故谓之帝丘。’上称善。敬宗退,谓人曰:‘大臣不可以无学;吾见德玄不能对,心实羞之。’德玄闻之,曰:‘人各有能有不能,吾不强对以所不知,此吾所能也。’李勣曰:‘敬宗多闻,信美矣;德玄之言亦善也。’”   其五、李世勣“奉上忠”,“与友义”。   徐世勣.李勣一生,主要历经瓦岗寨和唐朝。对大唐王朝,他任劳任怨,几十年来如一日,为大唐江山的建立、稳固、强大,立下了不朽功勋。他的忠心,得到了朝廷上下的一致认同。总章元年,在李勣挂帅东征辽东之际,“上(唐高宗)又问(贾言忠):‘辽东诸将孰贤?’(贾言忠)对曰:‘薛仁贵勇冠三军;庞同善虽不善斗,而持军严整;高侃勤俭自处,忠果有谋;契苾何力沉毅能断,虽颇忌前,而有统御之才;然夙夜小心,忘身忧国,皆莫及李勣也。’上深然其言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后来事情的发展,也果如贾言忠所言。因此,李勣死后,唐高宗悲痛说:“勣奉上忠……历三朝未尝有过……”   即使对待象李密这样一位刚愎自用、志大才疏的“故主”来说,李世勣也做到了“尽忠尽则”,“仁至义尽”。   武德二年(619),李密被王世充击败,入关降唐,“徐世勣据李密旧境,未有所属。魏征随密至长安,久不为朝廷所知,乃自请安集山东,上以为秘书丞,乘传至黎阳,遗徐世勣书,劝之早降。世勣遂决计西向,谓长史阳翟郭孝恪曰:‘此民众土地,皆魏公有也;吾若上表献之,是利主之败,自为功以邀富贵也,吾实耻之。今宜籍郡县户口士马之数以启魏公,使自献之。’乃遣孝恪诣长安,又运粮以饷淮安王神通。上闻世勣使者至,无表,止有启与密,甚怪之。孝恪具言世勣意,上乃叹曰:‘徐世勣不背德,不邀功,真纯臣也!’赐姓李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二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中》)。李密降唐后不久即谋反被杀,时“李世勣在黎阳,上(唐高祖)遣使以密首示之,告以反状。世勣北面拜伏号恸,表请收葬;诏归其尸。世勣为之行服,备君臣之礼。大具仪卫,举军缟素,葬密于黎阳山南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二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中》)   其实,据史书记载,李密对徐世勣并不信任。在瓦岗寨时,翟让和李密发生火拼,“徐世勣走出,门者斫之重伤颈”幸赖“王伯当遥呵止之”。(见《资治通鉴·隋纪八·恭皇帝下》)杀害翟让后,李密“颇自骄矜,不恤士众”,“徐世勣尝因宴会刺讥气短,密不怿,使世勣出镇黎阳,虽名委任,实亦疏之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二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中》)在李密落难和死后,李勣不仅没有落井下石,反而以德报怨,的确难能可贵!   “忠主”之外,李勣也很重视义气。他在瓦岗时,曾与单雄信结拜为兄弟,誓同生死。后李密兵败,单雄信投靠了王世充。单雄信作战勇猛过人,在唐军围攻洛阳时,他驰骋沙场,挥枪几中齐王李元吉。武德四年,“及洛阳平,世勣言雄信骁健绝伦,请尽输己之官爵以赎之,世民不许。世勣固请不能得,涕泣而退。雄信曰:‘我固知汝不办事!’世勣曰:‘吾不惜余生,与兄俱死;但既以此身许国,事无两遂。且吾死之后,谁复视兄之妻子乎?’乃割股肉以啖雄信,曰:‘使此肉随兄为土,庶几犹不负昔誓也!’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五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中》)   其六、世勣,事亲尽孝,治家严整。   李世勣事亲极孝。为此,唐高宗曾经称赞过他:“事亲孝”事实也的确如此。武德二年,李世勣在获悉窦建德俘获其父李盖时,已经走出包围圈的李勣,“数日,以其父故,还诣建德降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三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下》)后来李勣用事实证明这是“假降”,并很快反窦归唐,并取得了唐高祖李渊的理解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四·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中之上》),但其中的危险,是可想而知的。   其七、勣,仁义孝道富人情。   在对待亲人的问题上,李勣也极富有人情味。唐高宗乾封二年,高宗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兼安抚大使,“勣欲与其婿京兆杜怀恭偕行,以求勋效。怀恭辞以贫,勣赡之;复辞以无奴马,又赡之。怀恭辞穷,乃亡匿岐阳山中,谓人曰:‘公欲以我立法耳。’勣闻之,流涕曰:‘杜郎疏放,此或有之。’乃止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在这种“春秋笔法”的背后,也可看出李勣性格中鲜为人知的一面——浓厚的人情味。   李勣人情味表现最突出、最充分的事情,还表现在已经身为“仆射(即宰相)”的他,为生病的姐姐熬粥做饭这类小事上。据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记载:“其姊尝病,勣已为仆射,亲为之煮粥,风回,爇其须鬓。姊曰:‘仆妾幸多,何自苦如是!’勣曰:‘非为无人使令也,顾姊老,勣亦老,虽欲久为姊煮粥,岂可得乎?’”至今读来,仍令人感动万分!   对于李勣,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有一段很精彩的评论:“于李密,忠也;于单雄信,义也;于兵士,恤也;于唐朝,始终如一,灭之高丽,功至高也。”纵观勣一生,的确如此——他那充满传奇的成功人生,无疑为后人提供了有益的借鉴。   其八、世勣能掐会算知天命,道行极深。   李勣能掐会算,道行极深,“知天命”,也是一位知足之人。他身居高位,但从不贪恋,多次要求辞官,要求降级。在古今名将中,可谓凤毛麟角。总章二年(669),已经位居司空、太子太师、英贞武公重位的李勣,在他病重的时候,除“上(指唐高宗)及太子所赐药,勣则饵之”外,“子弟为之迎医,皆不听进,曰:‘吾本山东田夫,遭值圣明,致位三公,年将八十,岂非命邪!修短有期,岂能复就医工求活!’福不可享尽,禄不可受尽,寿长而莫尽!”他常说:“我年十二三时为亡赖贼,逢人则杀。十四五为难当贼,有所不惬则杀人。十七八为佳贼,临陈乃杀之。二十为大将,用兵以救人死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在他看来,象他这样一位“田夫”,能出将入相,位列三公,已经心满意足了,死又何憾?死又何恨?所以,在死神面前,他坦然相对,平静相对,毫不畏惧,仅求一死,为子孙余留福,望能续下一支血脉。此刻的他,其实早已算出其子孙后代将有所劫难,故……由此可见,他的确是位道行高深的神算!   李勣治家严整,“闺门雍睦而严。”临死前,还叮咛族人——总章二年(669)十一月,“李勣寝疾一旦,忽谓其弟司卫少卿弼曰:‘吾今日小愈,可共置酒为乐。’于是子孙悉集,酒阑,谓弼曰:‘吾自度必不起,故欲与汝曹为别耳。汝曹勿悲泣,听我约束。我见房、杜平生勤苦,仅能立门户,遭不肖子,荡覆无馀。吾有此子孙,今悉付汝。葬毕,汝即迁入我堂,抚养孤幼,谨察视之。其有志气不伦,交游非类者,皆先挝杀,然后以闻。’又低声曰大意为:“我在边疆与夷狄羌狄作战之际,也曾结识善友一干人等,想必日后有助,望善待之。”自是不复更言。【此于以上所叙述的,唐德宗贞元十七年(801),吐蕃攻陷麟州,驱掠民畜而去。一行俘虏在盐州时,见到的徐舍人的吐蕃将领,把几千汉人俘虏召集一处说:“本汉人五代孙。子孙流落绝域,至今已经三代了……”言毕,并把几千作为奴隶汉人全放掉一事非常吻合。徐茂公他老人家早知事至此时,后人必遭此劫数,他还是顺其自然而不逆。这足可证明他的道行极深,能掐会算知天命。难怪他临终之时,宁死也不肯就医治病。且说:“福不可享尽,禄不可受尽,寿长而莫尽!”他能算得出一百多年后的事情,这真乃神算也!】十二月,戊申,薨。”(见《资治通鉴·唐纪十七·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上》)李勣死后,唐高宗称赞他说:“性廉慎,不立产业……”   故此,也就难免导致,后人在《隋唐演义》、《隋唐英雄传》中,把他演义成了刘伯温、吴用、诸葛亮一类的军师,羽扇纶巾,掐指神算的半仙级的人物,却完全忽略了他的英勇善战的一面,造成了改写历史、误导后人。   要想了解中国历史上这位伟大的骁勇善战、叱吒风云的,且有着雄才大略的风流人物及其后裔如何之事迹,其又如何被后人称之为刘伯温、吴用、诸葛亮一般的半仙级人物,详情敬请关注《藏武门经传》……   徐祖佳言传世话:“福不可享尽,禄不可受尽,寿长而莫尽!”   金德以祖为荣道:吾祖仗义大德行天下,裔子才疏追学恨迟年……

黄山西装定做

扎兰屯西服定制

霸州制作西服

郑州订做工作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