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属丝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金属丝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意外的礼物不要收吸尘器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3:40:51 阅读: 来源:金属丝厂家

上两个月,她如常上班下班。自信箱取出一沓信,在电梯中快速浏览。都是些广告、帐单、收据……越来越少值得看的信,人与人之间,越来越疏离。生活也越来越刻板。

一大打无聊的信件中,有一封,厚厚的、鲜红色,又不象结婚请柬——上面写:你今年最大的意外惊喜!

她打开,是“擦中即奖“的礼物卡。有三个银色大圆点。通常这些圆点下面覆盖的图案都不会相同。这只是一般招揽的花招。

她擦了第一个,是个红色的圆点。第二个也是。她失笑……

接电话,那头是女声:

“恭喜你,你是幸运儿。”

“我从没中过奖。”她自嘲:“不信那么幸运。”

“礼物三天后到,请告我地址。”

她在银行工作,有五年工作经验,可也有贪小便宜的天性。纵不会贸然中计,亦带点不舍。

对方笑:

“小姐,我们在推广期间,只把礼物卡投进丰盛大厦的住户信箱,因那里是一栋独立建筑物,住客较高级。”

“这样吧,因为我要上班,我把卡片交给管理处,你送礼物来他们会代收。”

“好,”对方道:“小姐如满意,请代为宣传。”

三天后她收到礼物。

是一架鲜红色的小型吸尘器。机身浑圆,款式新颖,颜色特别亮丽。

她把男友召来安装。

“机身小,嘴巴却这么大。”他按下一个擎,过滤器盖弹开。安放纸袋:“什么都能吃。”

她凑过脸来,朝机身内部看去:“瞧瞧胃口有多大?”

那吸尘器的盖忽地阖过来。她忙缩手。

“哗!几乎把我的手指夹断。”

又拉出电线来,拖曳一地,然后呼地一按回卷的按纽,电线嗖地弹回。

男友笑:“那么用力,把它弹坏了。”

“哼!谁叫它咬我?非要弄疼它,报仇!”

还想拉出来再玩。

“我小时,见大人吸尘,总觉得它像粤语陈片中‘收妖的葫芦’”。

他把一切安装妥当,去洗手,说:

“一百年前的吸尘器是手摇的。是美国人给装上了涡轮式电机,才快捷方便。”

“靠手摇?不如扫地。”她笑:“我是机器白痴。莲姐应会用。正好把旧的换了。”

又道:“她煮了粉葛赤小豆猪腩汤,我热了给你喝。”

男友将调到上海去工作,当广告部经理,这阵子很忙,吃过饭要回去开会。

莲姐是星期二四六下午来做家务的钟点女佣,本是工厂车衣女工,失业了,便当上佣人。隔天煲汤。家电难不倒她。

一晚,上司赵太生日,正准备穿好些去赴宴,她化妆桌抽屉的珍珠耳环不见了,遍寻不获。——她不是怀疑谁,不过,还是把房门上锁。

近日经济不景气,每个同事都特别友善微笑,应酬的很起劲,没一位敢缺席。宾主尽欢。她新买了一双白色圆波波的方头搭带皮鞋,很瞩目,成了半晚话题。回家后把鞋一脱,累到不得了。———最累是身高才五尺二的赵太要她改天陪着去买一双。

她记起失踪的耳环。不忿,跳起来又在房中每个角落找。东西全翻乱了。她启动吸尘器,清理一下。

一充电,机器发出怪声,原来相当强劲,很饥渴地,把灰尘杂碎都吞噬。她吓得拔掉电源。

>>

近来,不知如何,总是失窃,昨天脱下来放在浴室的白金指环,今天早上又找不着了。

她想:“除了男友、妈妈,也只有莲姐是外人。——但一向也老实……这又很难说,她也极爱漂亮,还涂粉红色指甲油……不过当佣人也可装扮整洁啊。”

思前想后,起了戒心。

男友已六天没同她一起了,只通过两次电话。银行今年没有双粮,明年也冻结加薪。在假期前,来人特别多,提存都忙乱,这天她一时大意,出了漏子,明明客人提款三千五,她给了五千三,——那差额一千八,她得负责。下班时心烦意乱,还扭伤了足踝,一拐一拐的回来。

做人真烦恼!难过得淌下急泪。

她把身子重重抛在床上,床是queen size,但她蜷在一边。房子太大,床太宽,人如一粒空虚的轻尘……

第二天醒来,呼吸干热,鼻子闭塞,喉咙沙哑。患了重感冒。噩梦中许多怪手强力来抢她身上的东西。——谁知惊醒一看,枕上,掉了许多头发!

她大吃一惊,跑到浴室照镜子,生怕一夜之间“鬼剃头”。

她又黄又黑又憔悴,像失去了活力,被吸掉精华。

从未如此心灰意冷过,真不对劲。

不!在此危机存亡之秋,她若倒下,她的岗位马上有人占去。请了半天假去看医生,抖擞精神再上班。

她对莲姐日渐不满。最近两星期,厨房还脏兮兮的,有食物残渣。加上失窃,甚至手袋也被无故打开,她决定把女佣换掉。

“莲姐,过一阵我男友上上海,我或者放长假去看看,当做旅行。所以,你做到月底就不用来了。”

“莲姐姐愕然地看着她:“小姐,我没什么错失吧?”又失业了。

“没什么。”她说:“你后天来我给你工资和一些赏钱。”

——莲姐没有出现,她不来了,传呼也不回,好似蒸发了。奇怪。

她觉得它或是有愧于心。便把门锁也换了。

过了几天,她心神恍惚竟如常拨个电话回家,想问莲姐今晚煲什么汤。

有人提起听筒:“喂?”

声音很年轻,肯定不是莲姐!

那头有隆隆的吸尘响声。她又惊又急,清醒了,再喊:“喂?你是谁?你——”

电话给搁上了。

发生了什么事?

她的脸色一下子又青又红。想出多个可能:——是男友把新欢带到家里了?是有贼入屋?是莲姐纠*行劫?要不要报警?……马上飞车赶回。要不“捉*”,要不“捉贼”。

见到管理员,她气急败坏:“梁叔,19楼发生什么事?”

他悠闲地:“没什么啊,怎么今天提早下班?”

————连管理员也看扁她生命中没有意外。

“你陪我上去一看。”她忐忑:“我怀疑有贼。”

梁叔正出来。

一个穿红色制服送外卖的男孩在按号。他向对讲机“19楼,送超级至尊匹萨和意粉。”

闸门应声而开。

“是谁叫的?”

“是个很漂亮的女孩,穿红裙子。她叫过几次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三人在电梯中,只听见她急促而慌乱的呼吸。

>>

男孩滔滔不绝:

“那女孩头发好短好薄,她说第二天会长长的,果然长了很多。她给小费爽快。我赞她白金指环昂贵,她开玩笑:“拣的,不用钱。”

梁叔好奇了:

“是新请的女佣吗?不用莲姐了?”

“莲姐跑了。”

“小姐你也住19楼?”男孩说:“你没见过她也不奇怪。她不出门的。”

“——”

“她是跛的,只有一条腿,还不能弯曲。真可惜,走路时僵僵的。呀,有次她还穿了双——不,是一只红鞋,那鞋跟是白波波,好有趣。”

她由得男孩去按铃。

防盗眼竟然一黑——然后一闪,不见了。

有人在里面!躲起来!

她颤抖着对了几次才对准门锁。深呼吸,大门缓开。一室沉寂,平静如真空。

三人恐怖的面面相觑。

“是谁?”她不敢进去,只朝里头大喊:“谁在屋里?你出来!”

没有回应。

“出来!”她有点歇斯底里,把两房一厅都搜遍。

还是没有回应。

“出来!“

厨房中,有一下轻轻的窃笑。马上屏息。

“是谁?”

只有一份“意外惊喜”的礼物。

鲜红圆身吸尘器直立墙角冷视。

一根长长的粗黑吸管在机身,如一条腿。

永远没有人明白它为什么有生命?

正如永远没有人打开一个吸尘袋,细心检查。因为里面太肮脏,太恶心了。

——当然,除了纠结的头发、灰尘、杂物、食物屑、耳环、指环、抹泪的纸巾……外,还有未完全消化的血肉,人的手指————莲姐不是涂了红色指甲油吗?

胃口好大啊。

冥冥只中侵占此家的“她”,便是靠着这些营养,一天天的成型了…………

(本故事完)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